初中文言文教學現狀及改進策略

發布時間:2019/10/23 19:00:00 編輯:goodook 手機版
  由于應試教育以及其他因素的影響,當前的文言文教學課堂普遍充斥著乏味、枯燥等特質,學生不能從教學中感受到樂趣,也無法產生學習積極性,這樣一來學習效率和知識儲備也無法得到進一步增加。在“十九大”之后,國家對于傳統文化的重視度越來越高,文言文教學的重要性也正在被迅速凸顯。而相對應的,在中考、高考中的文言文考試要求和標準也在迅速提升,那么這些因素反饋到教學中,就要求教師有更完善、更精妙的教學方法。
  一、初中文言文教學現狀及問題
  傳統文化是中華文化的精髓,是學習文學知識、培養炎黃子孫精魄的必要條件之一,魯迅在給好友許壽裳的兒子許世瑛推薦的啟蒙讀物中,就以《唐詩紀事》《世說新語》《論衡》為首選。在國家對傳統文化越發重視的今天,在初中語文課堂教學中,文言文的教學模式卻沒有獲得與其受重視程度相匹配的教學質量,大部分教師依然采取傳統的教學方法,這導致許多學生在學習文言文的過程中都會出現一頭霧水、不知所措的情況。
  1.教學散形,學而無用
  文章的主旨是要將其內容表達出來,學生要理解文章的精神表達,完成思想上的交流,但由于文言文本身是過去式的語言,和現代語文有相當大的差距,學生在學習中常常會感覺到陌生,甚至無法理解文本內容。加上很多教師在教學中為了降低學習難度,節省課時,常常會將文言文穿插到現代文中。這樣一來,學生的學習就變得不連貫,學過即忘的事情常有發生。知識無法得到鞏固,那么學習就難以彰顯用處,這也成為不少語文教師頭痛的問題。
  2.文本割裂,毫無美感
  不少教師在教學中都喜歡逐字逐句地翻譯教學。譬如一些教師在教授《論語十二章》時,常常會花大量功夫教導學生“有朋自遠方來,不亦樂乎”中的“樂”的讀法,然后解釋“飯疏食,飲水,曲肱而枕之”中的“肱”的念法及含義,最后再花大量時間解釋其他的詞句。整堂學習課,老師翻譯字句,學生跟著做筆記,一教一記,教學過程實際上完全被教師把持,整堂課程成為生硬的灌輸式教學,而對于文章的意境、思想,學生卻難以做到深入的理解。
  二、提升初中文言文教學質量的策略
  文言文是古代的交流方式,和現代的語義語境差距較大。如《論語》課文中出現的三個人物,孔子、曾子、子夏,其名字都帶有“子”字,這是敬稱,這些基礎知識需要點明,學生才會真正將文言文理解透徹。但是,教師如果直白地進行點撥,就會讓學生喪失思考能力,學生也不能深入地了解文章的精神內核,因此講解的技巧就顯得非常關鍵。
  1.解題識文
  我們以《論語》為例。《論語》的文言文教學可以拆分為四個步驟,一是解題識文,從題目中了解文章的主題和主旨,如“論語”的“論”是什么含義,“語”是什么含義,一篇文章的題目往往是其點睛之處,我們先讓學生了解到“論語”二字的含義,學生就能明白內容的方向。在《論語》這個題目中,“論”是“整理、匯編”的意思,“語”是“對話”的意思,二者組合理解,就是關于“對話的匯編和記錄”,明白這一層,學生就能理解文章中這種“X說”的述文方式,因為其本來是對話的記錄,因而這種形式自然也理所應當。
  2.初解其意
  完成解題識文后,第二步是要做到粗通大略,傳統教學中教師喜歡逐字逐句翻譯,這樣不僅耗費課時,而且容易打散文章節奏,因此在教學中,筆者先將《論語》的白話文作為閱讀模板,讓學生對《雍也》《述而》等理解難度較大的文章有一個大體認知,然后再回到文言文閱讀,讓學生自行感悟文言文字句的用法和含義。
  3.融會貫通
  在前兩個步驟都完成后,我們就需要開始挖掘《論語十二章》的內核,《論語十二章》本身是表達了孔子的生活態度,學習有“樂”,讀書有“樂”,朋友相會有“樂”,樂觀來自于所有正當的行為,包括吃飯喝水,而“不義而富且貴”,則不是一個君子、一個讀書人該追求的,因此“于我如浮云。”學生在閱讀中不能將思想流于表面,而需要深入地挖掘存在于精神層面的東西,這樣才能將課文內容銘記于心。
  4.思維遷移
  第四步就是思維“遷移”策略,《論語》本身是古人的思維,思想上的表達,初中課文中的十二章《論語》短文,其含義是思想指導,要開闊學生思維,提高思想深度。因此在這個過程,學生的知識認知及讀取,必須完整、一致,能夠將所學的內容遷移到其他文章中去。如學習了《學而》和《子罕》,就可以找出曾子的《大學》,子思的《中庸》來學習更多的文言文知識,并進一步深化自己的知識理解,提高自己的理解能力。
  總之,在初中文言文教學中,教師應根據實際學情,選擇恰當的教學方法,合理安排教學步驟,充分挖掘其中的思想價值,培養學生對祖國傳統文化的認同感和歸屬感,引導學生感悟先哲智慧,樹立正確價值觀,促進學生在學習中全面發展。
 
七位数200期走势图